当前位置:宿松网 > 江苏男子发现亡父11年前未寄出的家信 瞬间泪奔

江苏男子发现亡父11年前未寄出的家信 瞬间泪奔

  儿子整理亡父遗物时 发现11年前未寄出的家信

  儿子整理亡父遗物时 发现11年前未寄出的家信

  “在你上车后,汽车徐徐开动,你面带微笑,挥动着右手,我和你妈妈也挥动着手向你示意的一瞬间,在短短的几秒钟内,饱含着无数个理解,饱含着无数个父子、母子的情意,爸妈心里很难受,泪水在眼里直打转,强忍控制着没有流露出来……”江苏省宿迁市29岁的王亚在整理已去世三个多月的父亲遗物时,在书架上看到了一封父亲11年前写给自己但没有寄出的家书,眼睛不禁湿润了。

  那时的王亚刚上大学,而今已为人父。“当我读到这封没有寄出的家书,感觉父亲就在我身边,依然在教我怎样自强自立、努力奋斗、知恩图报!”

  扬子晚报/紫牛新闻记者 高峰 图片来源 受访者提供

  父亲的信件

  担心上大学的儿子多想,没有寄出

  三个多月前,父亲王家权因病去世后,王亚久久地沉浸在悲痛之中,他开始整理父亲生前留下的书籍、笔记本、照片和各种荣誉证书。

  在整理父亲的书籍时,王亚在书架上的两本书之间发现了一封信,他打开一看,一共有5张纸,上面满是父亲熟悉的字迹,下面的落款日期是2008年9月4日。那时王亚刚到北京上大学没几天。

  “母亲以前曾告诉我,父亲在我上大学走后给我写了一封信,但又怕我多想,最终没有寄出,父亲隐藏了这份情感!”王亚说,父亲生前对自己要求很严,不让随意翻动他书架上的书籍。

  信的开头,王家权对儿子表示了歉意,“回想以往的日子,爸对你的要求太严格、太严厉了。由于批评你太严厉了,使你的自尊心受到伤害,打消你平日好说好讲的习性,使你在亲朋好友面前感到窘迫和尴尬。爸觉得很对不住你。”王家权在信中说之所以对儿子要求严厉,是希望能够把好的家风传承下去。

  在信中,王家权告诫儿子,要有理想,要学以致用,要懂得感恩,并尊重别人,不要夸夸其谈,更不要骄傲自满,“你当前乃至三年(应该是四年)的任务是,要认真学习,学到真本领,才能打造自己的宏伟蓝图。”

  王亚说,父亲虽然没读完高中,文化水平不高,信中还有好几处错别字,但他通过字里行间,能够感受到父亲对自己那种深沉的爱。“这些天来,我一想念父亲,就把这封信拿出来看,就好像父亲在面对面和我说话一样。”

  王亚是在2008年8月底去北京一所大学报到,父亲王家权在他出发的前夜跟他说了许多,他至今都记得那一句:“父亲对我期望就是先成人后成才,一定要做一个有德有才的人!”

  后来,父亲又交代了王亚许多事情,让他专注学习,照顾好自己。说到最后,父亲很为难地对王亚说,“明天你自己去北京上学吧,我因为工作太忙走不开,不能去送你,自己照顾好自己,到了记得给我发短信。你也长大了,也该锻炼锻炼了,你母亲也不用送你去!”

  在车站挥手告别后,王亚一路上都在生闷气,“父亲一直对我管教严厉,怎么连我第一次去外地都不送我,还不让母亲送我。我十分的不理解,哪有这样当父亲的。”

  后来在一次与母亲的聊天中得知,当时他与父母挥手告别后,车走远了,父亲就流泪了,回家连晚饭都没吃,一连几天都睡不着。

  11年后,王亚也做了父亲,有了一个5个多月大的宝宝,他才真正理解父亲当年为什么不送他上大学,“当我做了父亲之后,我常常在想我的父亲,在‘工作’和‘亲情’中间,他最终选择了‘工作’!”

  父亲的工作

  担任社区书记,身着迷彩服带头干脏活、累活

  王家权生前是宿迁市宿城区幸福街道矿山社区的书记。矿山社区地处宿城区老城区的东北角,属于典型的“城中村”。多年以来,环境脏乱差一直困扰着这里的居民。2015年,王家权从马陵社区调到矿山社区任书记。上任伊始,他通过深入社区走访群众,决定彻底解决矿山社区的环境问题。

  他每天总是第一个到班上,带头加班加点干活。“清理六组的杂物时,他带头干,脸晒黑了,胳膊晒红了,他还是一直干下去,中午吃饭就吃盒饭。我历来没见过书记这样干活的。”社区居民李彦太老人说。

  矿山社区工作人员董爱民记得,王家权到任以后,为了便于带着大家干各种脏活、累活,他给社区每个人都准备了两套迷彩服。从此,无论是环境整治清除垃圾,还是挖沟排涝,都能见到王家权身穿迷彩服带着大家一起干活的场景。到后来,辖区的居民干脆称王家权为“迷彩书记”。

  董爱民算了一笔账,如果辖区的一些整治工作花钱请人来做,每人每天至少要60元,而且这些人年龄偏大,干活慢,质量上也达不到要求,“这些年下来,至少为社区节省了几十万元吧。”

  王家权性格比较急一些,看上去人也比较粗犷,但他的感情特别细腻。有一次,他看到辖区内70多岁的杨老太要去农村出礼,考虑到老人年龄大不方便,他不仅开车把老人送到农村亲戚家,还帮老人垫付了200元礼金。社区居民家中有考上大学的、老人做寿的,他都会及时送去慰问金。

  父亲的病情

  住院期间,让儿子推着他隔河久久凝望“矿山”

  长期的劳累,让王家权的身体状况开始恶化。2019年2月,在春节前,爱人吴秀玲最早发现王家权脸色不对,走路不稳,老是会撞到门框上,眼睛看东西也比较模糊,就让他抓紧到医院看看。王家权回了句,“劳不到啊!(当地方言,事情忙、没时间的意思。)班上太忙了!”

  春节过后,王家权感觉有点头疼,终于在家人的劝说下,住院治疗。住了19天后,他就出院了,一边工作一边针灸治疗。一开始他还能开车去上班,后来只能骑电瓶车、自行车上下班,到最后他视力模糊实在没法骑车了,就让吴秀玲骑三轮车送他上下班。

  去年3月,王家权病情严重,被送到了医院,进行了开颅手术。吴秀玲整天在医院照顾他,他大部分时间处于昏睡状态,一旦醒过来,就会找吴秀玲要手机、车钥匙,要去单位上班。

  王家权住院期间,王亚经常推着轮椅上的父亲到附近的几个公园转转。一次,王家权跟儿子说,想去水利遗址公园看看。王亚推着父亲到了河边,只见父亲久久地凝视着河对面的矿山社区,“我就在这里看看‘矿山’吧!”说着,王家权流泪了。王亚说,在他的印象中很少看到父亲流泪,于是,他拿出手机拍下了父亲隔河凝视“矿山”方向的照片。

  去年9月24日,经过半年多与病魔的抗争,王家权病逝了。父亲走后,每当翻看自己当初拍的照片,王亚都会感到懊悔,“那天我应该带着父亲去‘矿山’看一看。可惜,父亲走得太快,再也不能多看一眼‘矿山’,留下深深的遗憾!”

  母亲常年摆摊卖菜

  常忙到深夜才能睡

  “他在家中就是个‘宝’,下班回来后,我和儿子不让他做任何事情,家务事也不要他做,他吃药时我端水给他,他洗脚儿子给他倒洗脚水。”53岁的吴秀玲一说起王家权,眼睛不禁红了,泪水止不住流了下来,“他就是累了!太累了!”

  吴秀玲与王家权结婚31年来,一直操持着这个家。她在离家骑车约10分钟远的乾隆菜场卖菜,起早贪黑的,一天能挣一二百元。吴秀玲说,白天卖菜,晚上回到家做家务,常常是忙到深夜才能睡觉。

  吴秀玲用自己卖菜的收入支撑着一家人的生活,包括儿子上大学的费用,“他的工资本来就不高,我也没指望过,他都拿工资去买老物件去了。”在社区工作的几十年里,王家权收集的老物件多达3000余件,这些老物件集中在一起,构成了一个独特的矿山社区民俗记忆馆。

  因常年劳累,吴秀玲落下了一身病,她不仅患有高血压,还有甲状腺、冠心病,四年时间做了三次手术。直到王家权生病住院,吴秀玲才不得不把菜摊退掉,全身心在医院照顾爱人,结束了三十多年的卖菜生涯。

  在王家权患病住院后,幸福街道为这个家庭组织了捐款,一共捐了6万多元,区里主要领导也到医院看望了王家权。王家权去世后,这个家庭还欠着15万元的医疗费。

  对于妻子对这个家庭的付出,王家权一直心怀感激,他临终前含糊不清地对吴秀玲说,“我对不起你,这些年让你吃了这么多苦!也谢谢你对这个家庭的付出,对我工作的支持!” 【编辑:姜雨薇】

  • 热点文章
  • 24小时
  • 7天
  • 30天